Caligula Augustus Germanicus

L‘état,c’est moi

给大家画一个饼
双死神黑道AU
邵麻/麻邵无差
画个饼
好不好吃反正也是饼

萨列里死亡十题

#失血
肉体的折磨是赎去灵魂的罪孽的唯一途径
萨列里有一把拆信刀,精巧的,镀银的,奥斯曼样式的小刀。
他总是随身携带着,这不奇怪,东方的玩意总是过分雕琢,维也纳的贵族总喜欢随身带些异教徒的小玩意来显摆阔绰。
只有萨列里知道有什么不同。
作为拆信刀,它过于锋利了,刀韧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似乎能割破的,不止是薄薄的信封。
萨列里总是在灵魂被痛苦折磨的时候用它来赎罪,就像现在这样。
萨列里跪坐在水池边,解开了袖口,苍白异常的手腕上是清晰的血管的形状,浅蓝色的是位置较浅的静脉血管,紫色的是位置较深的。
萨列里研究过自然科学,他和每一个艺术家一样,默默赞颂着哥白尼的名字。
浅蓝色的和浅紫色的都不是他要找的。
轻声叹了口气,他像一个经验老道的医生一般,在腕骨上下摸索了片刻。
清晰有力的跳动着的那个位置,他找到了他需要的。
小刀划破皮肉,红色的血液划过苍白的手腕,汇入黑色的衬衣,归于虚无。
疼痛让萨列里的动作缓了下来,他不能停止。
这是他赎罪的唯一途径。
小刀被狠狠地摁下去,切断肌腱,划破了鲜红的跳动的腕动脉。
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沾满了萨列里全身,黑色的衬衣被血液打湿,彷佛浓郁的要滴下来。
心脏像是要从胸膛中跃出,明明已经是盛夏,他却感觉如同赤身浸入冰泉。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疼痛全部散开,只有一种飘飘然的,不知所以的轻松。
他是谁?他在哪里?一切全都无从知晓,仿佛初生的婴孩赤裸地来到世界。
上帝啊,他赎清了罪孽么?

新本子!
看着就很想主席的红宝书。。。。。
贴出了第一个自己觉得还说的上算满意的复古。。。。
但是自己的手帐还是怪怪的。。。。
话痨如我必须要有两个本子
旧的继续是日常心情咯
新的话会偏向记录自己的工作学习
今天是一个算得上是不错的一天
顺便下了个b216

今天去了上环,可以说是相当的有老香港的味道了,在皇后大道附近还有双层的电车,可惜时间有些不够用了。
Google地图绝对是一个值得卸载的软件,上次把我带到笔架山,这次大有不把我带到海里淹死不开心的意思。差评!
有些小秘密不想让大家知道,所以今天的有马赛克,然而手帐依旧没有什么长进。希望年关会有所好转吧,新的本子快要到了,但是已我的话痨程度估计一本是远远不够的。。  

是我的错觉么 。。。。。
lofter在香港不是一般的抽风
打tag只给你一次机会 打错了删不了
图片非常难加载。。。。。
怕不是水土不服吧

又来了
最近写东西愈发不走心
贴纸什么的反正也不会用所以就干脆怎么用了
人在香港,初来乍到却比我预料中的简单。
大抵是人情冷漠是我早已习惯的东西
其实发现自己的性子异常古怪,每次真心对人都易受伤却每次都要真心对人
不知道是家里交的太好还是交的太不好。
说话太狠性子又直
真的需要改改了
起码可以说话不太狠

第一次作手帐
可以说是很开心了(然而丑是真的丑)
很喜欢那种复古风的手帐
最近在学校里狂买了一对堆mt的胶带
肝爆了。。。。。。。。。。
素材真的是超级超级好看!!美到没朋友!!
但是我贴的就真的很毁素材了
明天你们还会见到我的
我大概是全网易手帐最丑的人吧
🐥🐥🐥🐥🐥🐥🐥(安静如鸡.jpg)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