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igula Augustus Germanicus

L‘état,c’est moi

一只就会有自残的倾向吧,今天为了一个给不太熟朋友说过的话在班里又哭了摆了一只钢笔请假的时候又不知为何扇了自己一耳光,最近一周心情很烦,严重到看见国际部的门廊都骂了一顿,又很害怕周围的人不理我,完全静不下心来干事,觉得十分燥。
高中至今三年,冷暴力延续至今,甚至畏惧新朋友,描述自己的心情总会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