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鲨不拿奥斯卡就不改名

混吃等死 技能不精

【GGPG】Perival(NC-17)1
Note:BE预警 涉及囚禁 替身 rape 没有三观
黑魔王大概是个疯子
我大概也疯了
Summy:伟大的魔王一生只爱过一个Perival
服从我,或者死。
正值初春,纽约还未褪下寒气,大西洋的海雾滋养着阴冷,黑沉的乌云笼罩着天地,只有偶尔才能瞥天边一缕惨淡的阳光。
这样的天气意外的适合发疯,从街边散发传单的第二塞勒姆到古宅中衣冠楚楚的格林德沃。
近郊的格雷斯夫大宅见证着北美巫师的所有荣光,如今一片惨淡,缺少打理的花园被杂草和灌木包围,在阴暗的光线下犯着缺乏生机的铁灰色,房屋也是一样,砖瓦破损,蒙着一层厚厚的灰。
巫师高贵的后人此刻也同样缺乏生机的躺在地牢肮脏的地上,面色青白,只有胸口微弱的起伏才能证明他的生死。
鞋跟与地板碰撞的声音在诺大的房中回荡,格林德沃匆匆的走向躺在地上的人,狠狠的的拽住珀西瓦尔德衣领,让他与自己视线平行。
“谁?告诉我!谁才是默默然者?”格林德沃发问。
珀西瓦尔勉强的睁开双眼,脸上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弧度“我怎么可能告诉你呢。”
“三周了,珀西。”黑魔王深吸了一口气“做个乖孩子,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伟大的黑魔王居然要靠一个可怜的,没有人喜欢的小巫师才能实现自己在美洲大陆的雄心壮志,多么的可悲?”珀西直视着黑魔王漂亮的异色瞳孔,虚弱却又坚定。
“珀西。”格林德沃脸色一暗,起身松开了手,任凭那人脱力的滑向地面。“这是你应得的。”
“钻心剜骨”恶毒的魔咒击中地上的囚犯,凄厉的尖叫响遍地牢,珀西瓦尔在剧烈的疼痛中抽搐着,过了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汗水打湿了他身上单薄的衬衫,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漂亮的琥珀色瞳孔放大,眼神涣散,仍然将死。
“哦珀西,看看你的样子。”黑魔王抱起地上的人,小心翼翼的将他裹在自己厚重的外套里,像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一般,“为什么不做个乖孩子呢?”
wwww果然比起迷情剂我更希望部长真的爱上GG
很多人都会懂为什么是percy 嗯都懂
发刀使我愉悦(跑)

评论(4)

热度(19)